我告诉警察那时我和一帮哥们儿

 
  我们八个人紧紧围坐在一张不大的方铁桌旁——一面两个。我对面是高晋、许逊,右手
是汪若海和一个风流女子——我们大家的情妇乔乔,我旁边是另一个公共财产夏红,夏红左
手是高洋,高洋攥着夏红的一只手,高洋旁边……说到这儿我结则起来:“不,不,不该是
他,是他就不对了。”
  我越是极力想抹去卓越的形象,脑子里就越顽固地出现身穿白色水兵服的卓越,满面放
光地举着堆着丰富泡沫的啤酒,在高洋旁边笑着嚷着的情景……
 
  我试着重新数人,但数到最后仍然被卓越挡住。一次又一次地挡住,无法逾越。
 
  “我可能记乱了。”我向警察解释最后一个为什么不能是卓越:这个人是个死人,在我
们退役的前一年他就因舰艇事故牺牲了。如果他在场,那次吃饭就不该是我和高洋的最后一
次见面,而且那时——当兵时,我们根本不认识什么乔五乔六的。
 
  “别着急,好好想想。”警察安慰我,“你大概是记错了。”
 
  我紧张地思索,但却越来越深地陷进卓越在场的偏执想象之中。
 
  “我们把他拿掉怎么样?”警察温和地向我建议,“既然他是个确凿无疑的死人。”
 
  令我不安的只拿掉卓越势必要把高洋一起拿掉,他们俩在我的印象中是密不可分地处于
同一个场面之中。而拿掉高洋、夏红便又不完整了。他们的手联在一起,夏红的腿贴着我的
腿,拿掉她我也倾斜了。如此类推,我们这根绳子的每个环节都将依次松开——那个桌旁一
个人都没有了。这是荒谬的。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强行分割卓越和高洋,但另一个不容忽视
的问题是割去卓越、高洋和高晋之间仍有一个空隙,高洋旁边坐的是谁?象一条一头系在水
鼓一头系在舰上的缆绳,既然要把这二者连接起来中间就不能缺少任何环节——我不能让那
个位子空着。
 
  警察小心地提醒我是否我把那天吃饭的人数记错了。那天就是七个人而不是八个人。”
如果是这样,那一切就老是吉以解释了。”

Copyright © 2014-2017 AB模板网 版权所有 苏ICP1234567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