资费用。我脑子混乱又不知所

是安慰我自己。说真的,这段时间我对秦兵是有不同以往的看法。这种想法在我心里蠢蠢欲动,不时地想爆发出来。    
    大约有半个多小时,秦兵走过来坐上车后,他把那份通知书递给我。我看他的表情有些古怪,有一种不太自然中隐隐有些躲避的样子。我只看了通知书的封面就被郝天诚要走了。他翻看了录取通知书以及里面夹的一张收据,目光凝重起来,神情开始变得严肃而又气愤。他用一种难以接受的愤慨和无奈将通知书重新递给了我。我打开通知书看了,有方条章和院校招生办公室的印章,只是编号没有打;右侧印了“入学须知”的一些事项,显示出每年交学费9000元。再仔细看了录取郝兵的具体内容,显示郝兵属于2002年解放军文州通信工程学院新录入的四年制本科地方生学员。我又看了看那张收据,是收取郝兵集资建设费用两万元整的凭据。刚刚我还给人家说着不会出啥意外呢!可现在?我知道这件事办砸了,但太突然了,我没有想到!我想秦兵可能也不会想到。否则,昨天他就不会还说恪守承诺。我看了看秦兵,并将通知书递给他。    
    心情如千军万马奔踏过来,混乱、吵杂,秦兵的每句承诺和通话的细节千聚万汇涌入脑底,又仿佛无数个针刺扎遍全身,让人难以承受,心神沮丧,矛盾而又绝望!假如交十多万只是做到这个份上,那一定大错特错了。其实秦兵、郝天诚还有我心里都明白,那三项条件中哪一项最为重要,当然是军籍这一项。假如仅仅是计划内的正式本科学生,何必上军校,学费又高,还要收集资费用。我脑子混乱又不知所措,大家也都没说话,沉默了有一分钟左右。我想,大家都在思考,思考这突发事件该怎样处理和完善解决。我想不出来好的办法,也不知下一步该怎样走。郝天诚绝对不会接受这个事实而善罢甘休!而秦兵又会以什么样的方法解决这样的问题和矛盾。假如是退还所有费用那一定不失为最好最有效的解决办法。当然,这种方法也让郝天诚蒙受了不少损失,既浪费精力和财力,还耽误他们跑其他院校的时机,也就有可能再耽误郝兵一年。    
    秦兵往前欠了一下身准备开口说话,可他欲言又止,仿佛不知怎样去解释才好!我心想,只有你做解释!我还没有处理这种突发事件的“素质”,况且你接触的老师或领导一定给你解释或者告诉你解决事情的方法。我仍不做声,看他会说些什么。他终于开口说到:“我知道这没能显示军籍生的内容,不过军籍生没有问题,刚刚那领导给我说了,入校两个月后一准给郝兵转为军籍生,两个月时间!”他说了这些话,看看我又看了看郝天诚,他是想让我帮着说几句话,可我怎么知道两个月能不能给郝兵办成军籍生呢?我以一种试探性的眼光看着郝天诚。郝天诚看看我又看了一下秦兵说:“咱们当时怎么说的?小林!你还口口声声说已经寄回去了,寄回去了?寄哪儿去了?来取了又闹个这笑话,十几万元就拿个地方生的通知书?上地方生还不如上普通大学的本科呢!你们想想?”他又从秦兵手里取走通知书,审视着开始打电话说:“我给文局长打个电话说说,看他怎么看这事儿。”秦兵引咎自责道:“郝哥,我这边工作做的有不周全的地方,但领导已经说了,两个月一准给他转为正式的军籍生;况且他到校还有两个月的军训呢!不会耽误他上课。再给我们两个月时间!一定能给他办成军籍生。”    
    郝天诚已经接通了文局长的电话,把这事儿简单地说了。然后他又把电话递给我,说文局长要和你说话。就听见文局长在那边说:“笑阳,到底咋回事?如果不成,你们尽快把钱给人家退了,别把事儿搞大了不好收场!”我说:“文局长,是我这边不对!不过,上面承诺入校两个月,军训以后就可以转为军籍生,我们正商量呢!真不行,我尽快让上面把钱退出来。”文局长说:“不管哪种办法,赶紧把事情解决!别搞得乱七八糟的,都是乡邻乡亲的,闹出事儿!谁脸上好看?”他又说:“你让郝兵的父亲听电话!”我又把电话递给了郝天诚。他们又说了有三、四分钟的样子。我们静

Copyright © 2014-2017 AB模板网 版权所有 苏ICP12345678